首页  >  要闻动态  >  要闻

阿坝纺织业服务中心

来源:技术     时间:2022-01-27 15:45

阿坝纺织业服务中心afp50,郴州塑料有限公司,哈尔滨废弃资源综合利用营运部,阿拉尔玻璃总公司,连云港毛皮营运部

阿坝纺织业服务中心

12月11日上午,乐山犍为师范学校附属小学曲棍球训练基地。脱下外套,穿着马甲,段礼富走到正在训练的“小运动员”中间,为她们鼓掌加油。   段礼富,犍为县教育局局长,今年因一段跳霹雳舞视频火遍全网,被人称为“霹雳舞局长”。不过,相比跳一段舞蹈“突然走红”的经历,段礼富更为当地培养出多名女子曲棍球体育健将而感到自豪。   “我不是网红,也不想当网红,我跳霹雳舞、作励志演讲的初衷,是为了分享一些教育心得帮助家长和师生,让大家关注教育事业,做一个有温度的教育人。”今年50岁的段礼富说,这一年于他而言不同寻常:跳霹雳舞走红前一周,他要求全县81家校外培训机构停业整顿一个月,消息传出,立即在当地掀起了轩然大波。   “无论意外走红,还是舆论汹涌,都不会影响和动摇我是‘教育人’的初心。”段礼富说。   跳舞走红   “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”   今年3月20日起,作为犍为县教育局新任局长的段礼富,开始组织“办好家门口的好学校”系列教育主题活动。4月10日上午,系列活动第四场在犍为第一中学举行。段礼富作完主题为《新时代中国青年——感恩父母感动自己》的演讲后,随机播放了一首迈克尔·杰克逊的《Beat it》,并即兴跳了两分钟霹雳舞。   随后的互动环节,段礼富详细解答了学生们的问题,甚至公开了私人的联系方式。“不仅是这一场,每一场我都公开了电话号码,目前有3000多名师生和家长加了我的微信,平时有问题,他们都会和我沟通反映。”段礼富说,问题主要涉及师德师风、家庭责任、学习方法等,也有家庭教育的焦虑。   “上台跳舞,是为了给面临高考的高三学子解压,让他们放下包袱、轻松应考。”段礼富说,他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学的霹雳舞,那时他18岁,和台下同学们年龄差不多。“我想通过跳舞告诉同学们,我也是从青葱岁月走过来的。”说到这儿,段礼富再一次在记者镜头前即兴唱起了《少年》:“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,没有一丝丝改变……”   1971年,段礼富出生于犍为县清溪镇七一村,父亲和母亲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。“我从小是在农村接受的教育,父亲不识字,母亲只读过小学三年级。1989年,我考入犍为师范学校,那时候正是‘小虎队’红火的年代,我学过民族舞、现代舞、霹雳舞,同时还学习了演讲、绘画、乐器、三笔字等。”段礼富说。   “对于农村出身的我,那时读师范学校当老师,简直就像‘跳龙门’。”段礼富说,1992年他师范毕业后,先后在小学、初中、高中任教,之后又到民族地区支教,完成继续教育研究生课程,历任犍为一中副校长、县教育局副局长,“这些从教经历,给我打下了一个烙印——要做温暖的教育人,要为学生们带来最贴心、高质量的互动教育。”   拒绝直播   “因为我是一名教育工作者”   车启萌,犍为一中高2021届理科班学生,也是4月10日听段礼富局长现场演讲的一员。今年高考,车启萌以685分的成绩,被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预防医学专业录取。这是犍为近十年来首个考上北大的学子。   段礼富从事教育工作20年,曾与犍为一中团队一起培养了7名学生考上清华、北大。谈到车启萌,段礼富连连竖起大拇指,直言“不想邀功”:“车启萌考出好成绩,更多要归功于他个人的努力和家校教育。恰好他在高考前夕听了我的演讲,在老师们和家长和帮助下,对他放松心情起到了一定帮助。作为一名教育人,这份荣耀,我也很骄傲。”   段礼富的微信名叫段郎。“印象中,这是犍为一中2003届学生给我起的外号,因为我经常在走廊上站着,默默地在后面看着同学们上自习。久而久之,他们就亲切地称呼我为‘段郎’。”在学生们的眼里,段礼富幽默风趣、多才多艺、知识渊博,很容易让人亲近。“在犍为一中任教时,每次高考前,我都会表演霹雳舞给学生们提振士气。”段礼富说。   走红之后,段礼富成了当地名人,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走在校园或街头,总会有人和他打招呼。当然,还有来自网络的诱惑。段礼富说,跳霹雳舞视频在网上火了后,有不少机构和平台联系他,“有请我做直播讲课的,有请我直播带货的,甚至有人直接说了报酬:直播一场10万元。我拒绝了,因为我是一名教育工作者,不想成为被流量裹挟的网红。”   整治培训   让学生和家长远离教育焦虑   今年2月28日,段礼富走马上任犍为县教育局局长。不久,犍为县教育局发布通知:全县81家校外培训机构从4月2日起“全面停业整顿”。这是全国第一个公开叫停培训机构的“新政”。同时,“犍为教育”官方微信公众号向部分参与校外培训机构的辅导老师公开喊话“敲警钟”:犍为教师注意啦!   教育新政出台,段礼富也收到很多反馈信息。他说:“我听到了许多声音,有肯定、赞扬、褒奖的,也有嘲讽、批评、质疑的。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,应该坚持什么、坚守什么。”   在段礼富看来,学生和家长应该远离教育“功利”和教育“焦虑”,“规范管理校外培训机构,也要提升课堂教学质量,回到教育主阵地,提高师生的积极性。”   整治校外培训机构的同时,段礼富还倡导另一件事——做大犍为县教育发展基金。“采取‘政府投入+社会捐资’的方式,2021年起,犍为县财政每年预算1000万元,社会各界筹集1000万元,在5年内达到1亿元,将基金的收益部分全部用于支持教育发展。”   今年7月,教育部开始推行“双减”政策,旨在有效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过重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。推动“双减”工作落地,段礼富认为“双减”不仅仅是做减法,而是“加”“减”“乘”“除”一起做。“课堂增效用‘加’法,加思维、活动、拓展、互动;课堂快乐用乘法,乘形式、专注、素养、奉献;课堂管理做除法,除懒惰、困惑、焦虑、埋怨。”   段礼富说,作为教育局长,他会继续履行好一名教育人的职责,把犍为当作教育评价改革试验区,让应试教育真正转变为素质教育,提升学生的艺术修养、文化修养、综合能力。